一場演講 百年震撼

2019年9月25日23:44:58 评论 77

一場演講 百年震撼 作為孩子的父母不能不知道的動人故事和教訓

兒童經典誦讀的理念———2001年王財貴老師北京師範大學講演

  今天我之所以來這裏,就是要說明一件事情——請各位老師,這一輩子務必要記住——教育是非常簡單的事;教育是非常輕鬆愉快的事;要培養人才,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所謂的老師要有“愛心、恒心、耐心”,這些“三心二意”是不需要這麼強調的。我們只是不瞭解教育的本質——本來一個孩子,他就是那樣的純真純潔,他的品德,我們只要不破壞他,就很好了;本來一個孩子生下來潛能無窮,我們只要不障礙他,就不錯了。有許多老師,有許多家長,一直在殘害,在障礙我們的孩子。所以使我們國家沒有人才,從今以後,不要再那麼努力了。不要努力去障礙我們的孩子,千萬、千萬!拜託、拜託!要怎麼樣做到愉快輕鬆的跟小朋友一起成長?我請大家先看一段錄影帶,這是六年前的帶子。

“前幾個禮拜,我們播送了一代新儒學大師牟宗三專題,對牟先生一生為中國文化所作的貢獻深感佩服。牟先生認為,對現在社會弊病的救治,中國傳統文化該是一帖良方,但是如何落實呢?現在他的嫡傳弟子王財貴,正在推動一項復興傳統文化活動。從根本上救起我們未來的主人翁。這個方法不但可以使小朋友學習成績進步,還可以開發增進兒童的智慧,培養他們健全的人格。這是一種什麼方法呢?請看記者胡春玉、肖瑞華的報導:“這裏是臺北市中正國小四年級二班的小朋友,他們每天的早自習,都是在讀誦四書。而這裏是復興街的一個社區媽媽的家裏,小朋友下課後聚在一起也是在讀《老子》、《莊子》、《論語》這些一般人認為深奧難懂的中國經典。小朋友不但朗朗上口,有的甚至能背整本《老子》,半本《論語》了。全省目前初步估計,大概有五千個小朋友,正在接受讀經訓練。 這些小朋友經過一年半到兩年的讀經教育,不但國語能長足進步,有的竟然也從經典中學到做人處事的道理,令許多家長及老師又驚又喜。” 這個片子是六年前拍的,剛才說,現在全臺灣省有五千個小朋友讀經。那是我推廣讀經以後的兩年,從多少人開始推廣讀經呢?就是從一個人開始的,一個人到十個人,十個人到一百個人,到一千個人到五千個人,兩年就到五千個人,三年就到五萬個人,四年、五年以後就是五十萬個人。現在已經推廣七年多了,現在僅臺灣一座小島,就有一百多萬個小朋友在接受這種教育。東南亞從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到越南、泰國、緬甸,凡是有華僑的地方就有人在讀經。以及美國、加拿大、阿根遷、墨西哥、澳洲、紐西蘭,乃至於英國、盧森堡等地,或許我沒有聽說過的地方,只要有中國人,就有人開始在接受這種教育。
我們大陸祖國,是我們的希望所在,是我們的文化根本所在。我們這裏不做誰來做呢?我們這裏不做得更好,誰來觀瞻,誰來效仿呢?現在大陸也有超過三百萬個小朋友,分散于各個地方在讀經。如果現在還有不知道這種教育的人,你一定要開始知道。各位來自四面八方,我也希望從今天以後,大家回到各自的家鄉,回到各自的省份,告訴人們有這樣的教育,而讓人們接受這種教育。剛才說過,不是要老師更辛苦,不是要小朋友更多的功課負擔,不是要家長更加認真指導孩子,不是的。
我前年到大陸來,經過香港去見南懷瑾先生。南懷瑾先生說過那樣一句話:“現在天下父母以及所有老師都在做一件事”——我想,到底做什麼事?——“都在殘害我們的幼苗。”當然這一句話,在一個作老師的人聽起來是不很愉快的。大家不要不愉快,我也是老師。我教過小學,我教過初中,我教過高中,現在在教大學。我也要對這句話作痛切的反省。乃至於我們每個人都在殘害自己,這一輩子就是這樣子,而讓我們的事業沒有更好的成就。在大陸這個地方我不知道,至少在臺灣是如此。
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因為臺灣的教育是完全學美國的。幾十年來都學美國,我們中國的東西統統忘記了。忘記中國東西並不見得就是不對的,我不是一個民族感情主義者。我不是說,我是中國人,所以我要復興中國文化。我們要復興中國文化,不只是因為我是中國人,乃是因為我們這個文化,是有意義的。我重新在檢討中國的教育理論,並不是因為我是中國人,所以我非把中國教育理論再拿出來不可,不是的。而是因為這種教育理論,它是有真理在其中的。既然我們這個文化是有意義的,縱使我是美國人,我也要來復興中國文化;縱使我是外星人,我也要尊重中國文化。
我是一個讀書人,一個知識份子。我憑知識份子的誠意,憑知識份子的良知來說這件事情。我今天所講的話,超出任何的宗教,超出任何的民族意識,超出任何的政治立場。大家都是學教育這一行的,我們好好來檢討一下,我們一輩子費了這麼多心血,我們的家長,是這麼樣的期待孩子,我們的老師是這麼樣的熱心、用心的來教孩子。尤其各位能夠到這來參加這個研習會都是一時之選。
我們付出的精力這麼大 ,難道孩子是這麼難教嗎?難道人才是這麼難培養嗎?我們為什麼不停下腳步想一想?我今天要貢獻給各位的,就是重新來檢討一下,我們教育的理論。我剛才說過,大陸的情況我不很瞭解,以下所說,都是我在臺灣的經驗。我是在批評臺灣教育界,不關大陸的事。但是如果大陸也有類似的情況,我們也可以反省反省。反正我們是以一個真誠的心來討論這件事情。我們有哪些地方要反省呢?
  首先,從最大最深最高遠的一方面來講,就是有關於文化的心態。中國人,不要忘記了中國文化。 
  先講一件事情來做比喻:你看過侏儒嗎?侏儒是長不大的孩子。長不大的人,大部分都是天生的。患了天生侏儒症的孩子,即使生在皇宮貴族之家,給他多少營養,他總是長不大。本來一個人,按照正常的營養供應,一個人都有長大的潛能,只要好好的養他,很輕鬆的養,這個孩子自然就會長高。但是患了天生侏儒症就養不大了,我們看到這種天生的侏儒症,會很同情他的父母,真的是很可憐的。不過我後來看到一個報導說,有的侏儒,不一定是天生的,也有人造的侏儒。為什麼要人造侏儒呢?因為有些沿街賣藝人,他需要有一些比較特別的東西來吸引觀眾。譬如說帶猴子,有帶大莽蛇的。有人說,這些大家都看過了,我帶來侏儒給大家看,人就會圍觀過來。然而沒有這麼多侏儒怎麼辦呢?他們有個辦法:造侏儒。怎麼造?去偷一個嬰兒,然後把他裝在罐子裏面,只露出他的頭,養他。本來這個孩子是正常的,只要稍微地照顧,他就能夠長大,現在卻故意不讓他長大。你要知道,包小腳的女人就很痛苦了,現在全身都包著,當然痛苦更加幾倍,所以這個孩子天天叫啊,叫啊,因為他要長大,卻不讓他長大。唉唉叫,不管他,讓他哀叫了十六年,再把罐子打開,他就比天生侏儒還要矮,這叫做人造侏儒。我們如果看到這種侏儒,不是只有同情而已,我們會覺得養他們的人實在是很可恨,可惡!我講這個做什麼呢?就是說,我們人除了身體的長大之外,我們還有內在精神的、心靈的、文化層次的成長。但是有些人很不幸,他就患了文化的天生侏儒症。如果他是生長在叢林的民族,在一個非常偏僻野蠻的地方。他所面對的環境沒有文化、沒有精神的陶冶。那麼,他一輩子就跟野人差不多,跟動物差不多,他長得身體很好,心靈卻沒有成長,這種人叫天生的文化侏儒症。這種人也值得我們同情。但是,如果生長在像中國這樣一個有五千年高度文化的地方,而我們的國民,我們的孩子,竟然沒有文化的成長。請問:這是不是叫人造的文化侏儒症?近一百年,中國就患了普遍的文化侏儒症。至少在臺灣,我的感覺是如此。
  現在的中國人,已經忘記了中國文化。在臺灣已經是全盤西化了。中國人連中國書都不能讀了。什麼叫中國人連中國書都不能讀?一個人打開經史子集,而不能讀原文,還要靠翻譯,就說明這個人不可能瞭解深度的中國文化。一個沒有自己文化傳統的民族,而想要去吸收別人的先進文化,也是不可能的。因為他目光短淺,心胸狹隘。現在臺灣人學西方,學美國,不是學美國的冒險開拓的精神,不是學美國的那種大氣魄的民族精神。而是學美國什麼呢?學美國的好萊塢,學美國的麥克爾傑克遜、麥當娜。學日本,我們不是學日本的企業家精神,乃至於連日本的櫻花那種悲劇精神都沒學到,我們只學到日本的卡通、日本的漫畫。為什麼別人有好東西,你學不到呢?因為你喪失了對自己文化的信仰,一個喪失中國文化信仰的中國人,不僅對自己沒有好處,而西方人假如要跟你學一些中國文化,我們也不可能有所貢獻。所以,忘了自己文化的民族,不只是自己的損失,也是一種對於其他民族的罪過。為什麼西方文化可以傳到我們中國來?為什麼我們中國文化,不能傳到西方去?現在,假如派你或是我去傳播——有些西方人他的教養很高,他希望也學學中國的高度的文化——請問,我能嗎?你能嗎?我們的留學生,不都是社會的佼佼者嗎?我曾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因為我去美國也作這樣的演講——有個留學生對我說:
你講得對。我剛到美國的時候受到過很大的困擾,一輩子都很遺憾。美國的同學非常的好學,他看到中國人就很高興:“啊,你是從中國來的,我聽說中國有一本書叫《易經》是很有名的。《易經》講些什麼,你是中國人,最好能告訴我。”
這個留學生說些什麼?他說:“ I am sorry,我沒有讀過。”
“那你們中國有一本《老子》。”
“I am sorry,我也沒有讀過。”
“那麼你們是禮儀之邦,你們《禮記》講些什麼?”
“I am sorry,我也沒有讀過。”
“你們孔子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詩經》美在哪里?”
“ I am sorry,我不知道。”
“你們是歷史悠久的民族,你們第一本史書叫《春秋》,還有《左傳》,還有《史記》也很有名。什麼叫《春秋》、《左傳》?關公為什麼要看《春秋》?”
“我不知道。”
“《離騷》文學價值很高,那個作者還要去跳河,請問,他為什麼要去跳河?”
“我不知道。”
“《世說新語》?”
“不知道。”
“宋明理學家為什麼要辨論?”
“不知道。”
“那麼你們有一本書,叫作《唐詩三百首》。”
“噢,我讀過兩句,‘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這樣的留學生,他自己也感覺到了慚愧。這就叫作文化的侏儒,沒有長大的心靈。所以,你只學別人夠嗎?現在整個世界興起所謂的“中國文化熱”。大家也都知道,不僅是中國人知道,外國人也知道,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假如中國人只是政治、經濟、軍事強大,那就只會讓西方人產生這樣一種看法:中國是可怕的,中國將又是一個可怕的民族。所以我們以後要想一想了,我們除了各方面強大之外,我們的心靈也要成長,我們的文化也要再度放射光芒。我們除了讓人畏懼之外,我們更要讓人尊敬,讓人喜愛。我們的下一代,要有寬闊的心胸,要有悲天憫人的情懷。
  從哪里做起?從文化的教養做起。科學教育與教育的科學化,我們的教育界不是從上到下都非常的努力嗎?難道我們沒有考慮到所謂的文化教養嗎?其實不是沒有考慮,我們上到教育部,下到所有的老師、家長,大家都是非常盡心盡力。但是,如果這個盡心盡力沒有對準焦點,那就非常可惜,費力多而收功少。如果我們對於教育的本質,瞭解得不夠透徹,我們對於兒童心理的發展,認識得不夠清楚。那麼我們所做的教育,不僅沒有效果,還有反效果。
   近幾十年來,臺灣的教育思想——我剛才說過——是從美國學來的,是學美國20世紀初的教育思想,是所謂的“實用主義”,所謂的“邊需教學”,所謂的“行為科學主義”,所謂的“兒童中心本位”。這些術語合起來,用一句很簡單的白話說,就是“懂了才教”的教育。什麼叫“懂了才教”?就是我們要考慮到,一個兒童,他的心智學習、智力的發展,到底能不能吸收我們所教給他的東西。什麼叫吸收?就是我要講得很清楚,他要聽得很明白,聽完之後我要做測驗,他能夠回答我的問題,甚至最好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做出來,我才知道我達到教育的效果了。各位,你是不是這樣想的?你現在做教育,是不是用這一種的方法來實施?這就叫做“兒童中心本位”。它背後的理論基礎,是認知心理學。不要講這麼多術語,這就是“懂了才教”的教育。我們要知道,西方的心理學家,所研究的都是人類認知的心理發展。認知的心理發展,所應用到的科目,應該是認知的科目。認知的科目,在我們這邊,大概是放在所謂的數學、自然和物理、化學這些是科目裏。凡是認知的科目,最好按照認知心理學的發展來安排。什麼意思?就是“懂了才教”,而且教的時候,要教得很清楚,讓學生學得也非常地明白。這一步懂了,才可以教下一步。這叫“邊需教學,按步就班”。我們要這樣教的時候,必須要瞭解兒童認知心理的發展。兒童認知心理的發展,到底它的程式是什麼呢?有認知心理學的書可以去看。美國是一個科學的國度,對於科學教育,正應該按照認知心理學來教,所以他們科學的教育,是安排得比較合理的。如果他們沒有這樣合理的安排,恐怕我們的科學教育,不一定能夠教得成功。
   在臺灣,科學教育是失敗的。為什麼?因為明明顯顯地違反了兒童的心理。現在臺灣的孩子,害怕數學,恐懼數學。學生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面對數學的壓力。假如我們各位的孩子,或是你的學生,小學一、二、三年級數學考得不錯,你不要高興太早,四年級以後再說。四、五、六年級,有許多學生就有壓力了。到了初中,有二分之一的人數學考不及格。到了高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數學、物理、化學統統考不及格。在臺灣,大學聯考,數學總平均只有30分。一個國家辦教育,辦得讓青少年數學只有30分,請問你的科學教育在哪里?但是,難道是老師和學生們不認真嗎?不是。我剛才說,事情不是認真就可以的。假如你要去哈爾濱,你往南邊走,你走得越快,可能離目標越遠。所以先要確立目標,先要有智慧,然後加上努力,才可以成功。要不然,努力是白費的。如果我們小朋友學習數學有壓力,我們應該學學美國人的教育方法。我們的孩子,是那麼樣的聰明,那麼樣的認真。這一點點數學,為什麼學得那麼痛苦?我們來看,我們應該怎麼讓小孩子學數學學得簡單。

各位老師,你如果有教數學,教得很辛苦的經驗,以後你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我這有一份美國數學教育,課程安排的內容,它是初中一、二年級的數學教材。他們學什麼呢?第一,讓孩子學會四捨五入的技巧。第二,讓孩子會約分,二十分之十約成二分之一。第三,讓孩子知道,二又三分之一等於三分之七。讓孩子學會分數加減乘除、小數加減乘除。讓小孩子會算正方形、長方形、三角形的面積。這是美國學校初中一、二年級的數學內容。這些知識我們的學生什麼時候學的?在小學三年級學的。我們的孩子,數學算不好,一旦算不好就沒興趣了,就害怕了。你怎麼樣來引導他? 我們怎麼引導一個人,讓他喜歡數學?喜歡數學不僅只是數學本身,其實是喜歡思考。他會思考,他敢思考。遇到一個問題,他能想出三種辦法來解決,這才是科學教育最主要的目的。我們科學教育最主要的是,讓一般的國民,都能夠思考,能夠面對問題。其次才是培養一些科技工作者。最高一層,才培養科學家。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民眾,學數學並不是要做科學工作,而是要學會思考。
但是我們的數學教育,讓我們的國民不會思考,不敢思考,面對問題不知道怎麼辦。
因為從小學四年級我們就害怕思考,認為思考是那麼困難。所以四、五、六年級數學不好,你就應該安慰孩子,千萬不要罵孩子笨,因為他不是故意笨的,那是他的父母親生給他那麼笨,所以罵孩子笨,等於罵到了人家父母親。我們應該安慰孩子說:孩子啊,沒關係,你現在算不會,我們初中再來算你就會了。到了初中,他再來看這題目,啊呀!我以前怎麼會那麼笨。這麼簡單的問題,我居然不會。現在他就會了。所以,我大膽說一句話,數學科學,是不用(很辛苦)教的。誰(很辛苦的)教數學,誰(很辛苦的)教科學,誰就是笨老師。

人類心靈當中,本來就有邏輯,本來就有數學。我們只要稍微引導他。怎麼引導?按照他心靈發展的秩序。他心靈怎麼發展?老天爺生我們人,自然就讓我們人從小到大,智力每一年都有所增長。每長一年,他的理解能力就更高一點。初中生當然比小學生理解能力高一點,在小學不能理解的數學、物理、化學,到了初中,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那 麼初中怎麼辦呢?他初中只學小學的數學,他初中的數學怎麼辦呢?很簡單。孩子啊!高中再來學就會了。老師不就輕鬆了嘛!我們孩子不就愉快了嘛!那你說:這個不行,這是降低我們的程度。這不可靠,這不行,我們不能降低我們程度,我們怎麼可以把科學程度降低呢?
  那請問,我們費了那麼多的努力,你科學程度有提升嗎?現在我們已經長大成人了。我們去市場上買菜,用sin cos買菜嗎?我們初中、高中,學了六年的數學,那麼認真,那麼辛苦,請問你的數學在哪里?你的物理、化學在哪里?這些正面的知識,這些方法技巧,我們沒有。學習數學、物理、化學,要培養出我們內心的一種解決問題的興趣和能力,這才是最重要的!我們讓初中生、高中生學了那麼多東西,天天非常痛苦。結果發誓一輩子,不再算數學,對科學沒有了興趣。像這樣的國民,是不能培養出科學的氣氛的。
  臺灣就是如此,還好,大陸可能不是如此。
  但是誰能夠,誰又敢讓孩子初中學小學的知識,高中學初中的知識呢?大家是不敢的。其實,一個人如果這樣,初中去學初中所應該瞭解的東西,高中去學高中所應該瞭解的東西。到了高中畢業18歲,他自己認為數學這麼簡單,物理、化學這麼簡單,我要學數學,我要學物理、化學。於是他考大學,就考這些科系。到了大學18歲,人的頭腦成熟了——這是老天爺給我們的成熟,我們不費吹灰之力,他就成熟了——我們只要稍微的引導他,按照他的程式稍微的教導他。到了大學,他只有現在我們初中的數學程度。但是他考上數學系,這個時候數學教授就可以訓練他,因為他成熟了。而且以前沒有課外補習,所以身體長得很好。在一、二年之內,就可以把以前辛辛苦苦,學五、六年時間才能學習到的東西,全部學回來。臺灣的學生,跟美國的學生比較,同樣是大學數學、物理、化學系,臺灣的學生在高中畢業的時候,老早就把人家,大學一、二年級的東西學完了。所以美國的學生,一、二年級的程度是很差的。但是經過兩年,他就與中國學生平起平坐,乃至於超越而上。而他是自願要學的,當他到了研究所,會更加深入地學習。
  我們贏他六年,他贏我們一輩子。教育是一輩子的事,不是初中、高中六年的事,更不是小學三、四、五、六年級的事。我們要為孩子一輩子著想。
  一個科學工作者,大學訓練四年,從初中程度開始,訓練到大學畢業。跟我們大學畢業水準一樣高,甚至更高。因為他自己會思考,科學的學習,要養成自己喜歡思考,自己願意思考。而不是逼迫他算很多的題目,算很深很難的題目,這是沒有意義的。心理學家告訴我們,凡是屬於認知科目,都要認知得非常清楚。假如他一知半解,你就要教下一個科目,下一個單元,那你就在殘害我們的孩子了。怎麼辦?告訴各位,目前沒有辦法。不過,我等一下可以提供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就是我們如果能夠提升他學習的能力,增進他學習的智慧。那麼雖然只在國小三、四年級,五、六年級,他照常算我們現在這麼深的數學,他都能夠自然的、輕而易舉的學會。
我們只有兩個辦法。第一個辦法,是降低我們科學教材的程度,適合兒童,讓他學得很高興,以至於培養思考的興趣。第二個辦法,從小提升他學習的能力,讓他也能夠應付高度的數學教材。我們只有這兩個辦法。如果不採取這兩個辦法之中的任一個辦法,像現在我們的教育,那是殘害我們的兒童。
兒童教育貴在耳濡目染

好了,我今天不再講科學教育了。我講的問題是要比對另外的一邊,另外一邊才是我們的主題.換一句話說,科學教育應該按照科學辦法來教就是科學教育。既然要學得懂,所以我們要懂了才教,教懂才有用。而人生有很多的學習,有很多科目不屬於科學,凡是科學之外的,統統不屬於科學。科學的科目其實只占我們所有科目的十分之一,或是不到十分之一。其他十分之八、九,統統不是科學。我們人生不只是科學,西方科學先進國家的人,對於他們孩子的科學學不好,並不緊張、沒事。為什麼?人生的大部分不屬於科學。那麼,這些大部分的學科,既然不屬於科學,要不要按照科學方法?要不要懂了才教?要不要教懂了才用?我們不是要想一想嗎?所以,科學辦法是,科學則按照科學辦法教;非科學就不一定按照科學辦法了。你如果把非科學科目,都按照科學辦法來教,你就在殘害我們的孩子了。因為我們弄錯方向了,我們犯錯誤了,固執了。
我們舉個例子,什麼叫非科學,什麼叫非科學的辦法。比如說音樂,音樂總不是科學吧?離科學很遠,對不對?美感教育,音樂、美術,這種教育不是科學。我們大家都知道。但是現在我們的教育,這種的科目也按照科學辦法來教。什麼意思?就是懂了才能教。因此,在臺灣就沒有真正的音樂教育,也沒有真正的美術教育。只有課程。老師、家長認真教,但是沒有成果。什麼叫音樂沒有成果?就是家家戶戶都在聽流行歌。那麼我們為什麼會如此呢?就是我們的音樂教育,完全失敗。為什麼音樂教育會失敗?因為不按照音樂的辦法來教。什麼叫按照音樂的辦法來教?有一句話說,維也納的孩子沒有不懂音樂的。為什麼?因為音樂的教育是耳濡目染,而不是一點一滴的傳授,不是思考分析,它乃是一種環境的陶冶。怎麼陶冶?不是用流行歌來陶冶,不是用靡靡之音來陶冶。用靡靡之音來讓孩子一聽,將來他的心性就敗壞了。什麼時候開始敗壞?非常早的時期就開始敗壞。只要他有耳朵,就開始在敗壞。好的東西耳濡目染,不好的東西也耳濡目染。一個人從胎兒當中,三個月到五個月就有聽覺。那個時候就可以有音樂教育。用什麼音樂來教育呢?用具有音樂內涵的音樂,真正的音樂。假如我們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音樂。很簡單,古典音樂。中國有古典音樂,西方有古典音樂,為什麼它叫作古典呢?因為是經典之作,流傳千古。叫作古典,並不是因為它時代很古。時代很古,只是古董而不是古典。所以不會選取音樂的人,就選古典音樂。父母親幫這個胎兒聽音樂,0歲到3歲,人的聽覺神經,發展百分之六十到八十。所以3歲之內,要聽世界有名的音樂,只要聽一遍兩遍,終生不忘。深入到他心靈深處,幼兒學的東西,都影響他一輩子。好象深入到骨髓一樣,一輩子洗刷不掉。學好的東西就有好的後果。你如果讓他去學這些靡靡之音,暴戾之氣,到18歲就發作給你看!
   一個國家,一個社會,要讓它充滿愛心,要讓我們的國民悲天憫人,溫柔敦厚,教育的時期先在3歲之內。你不要花錢,不要花時間,不要花精神。你不要對小孩子硬硬的說:你乖乖給我坐在這裏聽貝多芬!不需要。他在跑,在跳,在哭,在鬧,在吃,或者在睡覺,統統可以聽。因為兒童的吸收能力是最好的,越小的時候越是全盤吸收,像海綿一樣的吸收。全部堆存在他生命的深處,將來慢慢地發酵。就好像種子種下去一樣,將來慢慢地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現在你當然看不到種子,我們怎麼能看得到它的成效?如果你不播下這個好種子,他就播下壞種子!“三歲定一生”,是中國人的老話,西方人現在也這樣講。那個丹尼爾高曼,寫EQ的人,他為什麼要寫E Q 這本書?因為他看到美國青少年的人欲橫流,是不可挽回的,所以他就考慮怎麼的教育可以讓一個青少年有優雅的性情。他終於從腦神經的發展原理,發現要在3歲之內教育孩子,音樂是最簡單的方法。我們中國的老書《孝經》就說:“移風易俗,莫善於樂”。如果要讓我們將來的社會、國民,有禮貌、有秩序、有教育、有愛心,3歲就要教他。
  播放古典音樂,不要花你的時間,任何時刻都可以。這個古典音樂可以小小聲,不要妨礙大人工作,因為大人聽這些音樂,他聽不習慣,因為大人已經沒救了。但是一個嬰兒他的耳朵是非常靈敏的。世界上有多少種聲音,他的心靈、他的腦神經就產生多少種應對的方法,越豐富的聲音,越剌激他的頭腦的發展。這叫作耳聰,耳朵是聰的。如果你孩子超過3歲,頭腦神經還有百分之二十的機會。幼稚園3歲到6歲是一個階段,幼稚園的老師,一定要天天在校園裏,放優美的音樂。不要每次都放:“哥哥、爸爸真偉大;媽媽、姐姐多歡喜。”放了三年就完了,孩子的心靈就受到永遠的污染,所以六歲之內很重要。如果你的孩子超過了6歲呢,6歲到13歲剩下百分之十的機會。小學階段務必注意,你下課時間就可以放好的音樂。放古箏、古琴曲,有什麼不好呢?為什麼要放流行歌呢?我們建議,在這七年之內,我們讓所有的北京城的計程車上放的音樂,都放古典音樂。將來外國人來大陸,就有不同的觀感。孩子13歲之內是非常重要的。你的孩子如果超過13歲呢?我看就算了。
  依照人類心理的發展,人類腦神經的發展超過13歲之後,我們那種直覺的能力就消失了。我們那種深度學習的習慣沒有了,老天爺所給

我們那強大攝取的力量,攝取的這個功能就收回去了。除非你自己再打開心門,再接受偉大心靈的呼喚,你才能跟它起共鳴。但是這種人是很少的。我們為什麼不讓任何一個人統統是在有天才的時候,給他天才的教育。你為什麼要把孩子放在垃圾堆裏面?教育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另外,美術教育也是這樣的。讓一個孩子3歲之內,看世界名畫——世界有名的風景、世界有名的建築。只要圖片就可以了,只要一幅名畫看過三次,就終生不忘。這叫做眼睛明亮,“耳聰”加上“目明”就叫做聰明。這個孩子一輩子的學習,就比別人輕鬆愉快,不費吹灰之力。人才的基礎就奠定了。3歲,這不關老師的事——但是老師要去宣導——這是關乎家庭教育。我們的家庭幾乎沒有教育。我們的家長認為:小孩子懂什麼?小孩子當然不懂,但是人生的學習只有懂才行嗎?你現在不學,將來一輩子不懂。現在學了,每一年都有它的懂,乃至於懂一輩子。
  千萬不要再迷失了,不要再問他懂不懂?數學要懂不懂?音樂不要懂不懂?美術不要懂不懂?那你說,我如果一邊教音樂,一邊告訴它音樂的知識不是很好嗎?我告訴諸位,他有鑒賞音樂的能力。他聽過幾百首世界的名曲,要知道音樂這些理論,等到他18歲,兩個禮拜全部學完,你怕什麼?知識是比較簡單的事,心靈的開發卻是很難的事。為什麼現在就要告訴他,這個人叫貝多芬,這個人是十八世紀的人,他寫作的技巧是什麼,它分幾個樂章,第一個樂章代表什麼?第二個樂章代表什麼?這不是音樂,是音樂的扼殺。
  我不是來講藝術教育的,我要說的是更重要的一種教育。以下要講語文的教育。
  人類的文化成就、人類的智慧,都靠語文傳下來。語文的學習,是要比其他的學習還要更加的困難,更加的深刻。但是語文的學習,老天爺老早就安排好了。語文是幾乎不要教就會的。誰那麼認真教語文,誰就是笨老師,誰就在害孩子。
  我們把語文拆開來,分“語”和“文”兩方面。“語”就是說話;“文”就是讀文章、寫文章。北京孩子都學會一口標準的北京腔,臺灣孩子都會一口標準的臺灣普通話。北京的人學不到的,要不相信,你去看看我們臺灣標準的臺灣普通話,你知道嗎?這是何等的耳朵的力量,何等的聽力,你知道嗎?這是何等的學習力量,你知道嗎?是你父母親教的嗎?不要往自己臉上帖金了,你根本不要教,只要這個地方有這樣的語言,3歲學完!乃至於有兩種、三種、四種、五種語言。3歲之內全部學完。你要知道,一種語言是多麼的複雜,電腦是學不會的。電腦學起來還是沒有像我們這樣靈活呀!我們講話時,是不要思考的。一種語言就這麼複雜:發音複雜,詞語複雜,文法複雜。兩種語言兩倍複雜。有兩倍複雜的學習,就造就了兩倍的聰明程度。所以,讓你的孩子多學幾種語言,就造就他一輩子反應非常的靈活,這是最好的教育。而且不費吹灰之力,根本不要教。但是你要懂!不懂,就浪費他的天才了。學英語,太簡單了,還要教嗎?還要教的這麼辛苦嗎?你去看美國嬰兒好了,他3歲就學完了。說個半開玩笑的話,我在臺灣,勸導那些來聽的人,因為他們都有孩子,我就跟他們說:假如你有孩子的時候,你要注意了,父親講家鄉話,母親講普通北京話,再請他的阿姨來講英語,讓他的爺爺來講日語,請一個德國的司機,再請個西班牙女傭。3歲之後,這孩子會講五種語言。但是他不會跟你講英語,是因為他知道你不懂英語,他只跟他的小阿姨講英語。語言是不需要教的。但是假如我們不瞭解人性,不瞭解人類發展的歷程,我們就白白浪費掉了。等到錯過時機,你就要用九牛二虎之力,焦頭爛額,還是學不好。假如用九牛二虎之力,能夠學好,我也甘願。但是時機一去不復返,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連“百年身”都沒有了,下輩子再說!錯過時機永不再來。
  
白話文是不需要學的
  
  各位,你是老師,你是家長,你要好好注意這件事,不是要你認真教就好啊!你要教的時機恰當,要教的時機恰當啊!怎麼才能教的時機恰當呢?非常簡單,要懂得人性,要懂得人性很簡單,每一個人都懂。今天我來這裏,沒有講一句新的道理,是你自己老早就懂的事。你自己就知道應該怎麼做。
  當了老師,還要用相反的方式來做,可憐我們的孩子,被犧牲了,不要再犧牲我們的下一代了,將來要痛哭流涕的。現在我所說的,不是讖語。你不要教的,大家都知道,學校裏面教語文的時候,如果所教的是白話文,就等於浪費老師的青春,浪費兒童的生命。為什麼?白話文是不要教的,為什麼不用教?只要認得字,就會讀白話文,只要認得字,就會寫白話文。因為按照胡適之先生的說法,白話文叫做“我手寫我口”。我口就是講話,我的手會寫字,我就會寫白話文。白話文是不需要學的。
  不過我們的語文教員,還是有工作做,做什麼呢?學文。什麼叫“文”?記載我們語言的工具,而這種記載,從古以來都是一件慎重的事,我們講話比較不慎重,隨便說說便算了。但是我既然有思想,要記載下來,要傳諸久遠,我們就要慎重。怎麼慎重呢?第一點,我們的思想都要精確,不是隨便說說。要精確化,要考量,要整理,整理才能精確。第二點,你不要太囉嗦,要很簡明來表達。第三點,你既然要讓很多人來看,你要非常優美的來表達。所以這種表達,是把我們的思想、我們的語言,經過整理精確化,簡捷化,優美化,才把它記載下來。這樣的語言不是普通語言,這樣的語言叫做“文章的語言”,寫文章的時候,特別用這語言,是人造的語言,是昇華的語言,是高度的語言。這種語言不在日常生活中,但是它是從日常生活中提煉出來的。這種文章的語言,簡稱“文言”。人類之所以偉大,一個文化之所以可以傳下去,我們之所以可以欣賞到優美的文學,就是靠文言文。自然環境可以學語言,自然環境卻不能學文言。學文言使我們人類學習的角度更加的開放,使我們人類能夠進入到歷史當中。如果只學會講話,他就進不到歷史當中,進不到文化裏面去。因此,要傳承所謂的人類智慧,你要能繼承所謂的傳統,你要站在巨人肩膀上,你必定要學會讀你自己民族的文言文。包括西洋也是這樣。不能讀文言文,就代表他們不能瞭解自己的祖先。不能瞭解自己的祖先,只好被當作一個從零開始的原始民族來看。他如果接收到外來的文化,他只有全盤的吸收。所以臺灣的文化就叫做全盤西化,可憐的臺灣人!希望我們大陸趕快去拯救!水深火熱啊。但是,你能拯救嗎?我看兄弟之邦,差不多。
  我來這裏,大家說我是臺灣來的。其實我所讀的書,孔子,山東人;孟子,山東人;老子,河南人。我到四川去,有杜甫的草堂,無限思古之幽情,就產生了。所以這裏沒有任何的鄉土的瓜葛,只有一種東西,就是人性,就是你和我的誠懇。我們要注意了,這個已經斷了的斷層,我們怎樣把它接起來?其實我們自己也可以努力,但是,我們已經來不及了。雖然來不及,大家也不要太喪氣。中國有句老話說:“死馬當活馬醫”。我們自己也可以稍微努力,但是你不要太努力,你的努力也不會有大成就了。補救補救可以,不要想出大人才了。我們的大人才,在我們下一代那邊,不要浪費了他們。因為這種高度的文化教養,要在13歲之前完成。怎麼做?你首先在這個工具上,要養成他能夠讀經、史、子、集的能力,就是要有文言文的教育。你說:它裏面有糟粕,中國的傳統裏有糟粕。有糟粕是一回事,如果你說有糟粕,也得要一個有功力的人,才知道哪里有糟粕,不可以隨便亂講的。你要發揚它,你要有能力;你要批判它,你也要有能力;你要咒駡它,你也要有能力。首先我們來培養這種能力。我們閱讀,漸漸融入其中。以古人的智慧,漸漸開發我們的智慧。尤其是我們現在所推廣的這種教育,所讀的內容,都是永垂不朽的智慧之作,叫做“經典之作”。這些經典之作,讓他耳濡目染以後,他不會變成一個三家村的,小裏小氣的頑固分子。這些經典之作本身就是一個開放性的,一個高遠的理想,一個開闊的胸懷。你要涵養你的性情,你要增長你的智慧,你要提升你的眼界,你要增進你的勇氣,都必須靠這些永恆的著作來啟發你。
  我們不是跟著孔子走,而是我們通過讀孔子的書來啟發我自己內在的信念。如果孔子講的話,不是我內在心靈裏的東西,我可以不要孔子。我們是憑這樣的精神來讀書的。但是,孔子講的話如果是千秋不朽呢?他還是新的,未曾老去;他還是有活力的,未曾死去。只要有人類,你就必須這樣做。不是孔子教我們這樣做,而是你自己本身就希望這樣做。只是這些書,再來喚醒你。所以經典是喚醒人性的著作,不是來壓迫你,不是來宰製你,不是來奴役你。千萬千萬要認識這一點。要不然,我們就不能讀他的書了。
  孔子說:“巧言令色,鮮矣仁”。一個巧言令色的人,他的心靈一定是不乾淨的,一定是不誠懇的,這種人你一定要小心啦!當孔子講這句話的時候,是在二千五百年前。他是在山東講的。但是,二千五百年之後我們在北京的人就可以“巧言令色”嗎?你“巧言令色”就是有仁德了嗎?你就可以去交“巧言令色”的朋友嗎?不是的,還是“鮮矣仁”。如果一個美國人,他“巧言令色”就好嗎?不是的,他“巧言令色”照樣“鮮矣仁”。這就叫作經典。這種話為什麼我們不去讀?
  杜甫說:“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假如你真的在一個“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環境之中,一個人如果不會“感時花濺淚”,不會“恨別鳥驚心”,這種人沒良心!所以杜甫不是他自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乃是普遍的人性都是如此。這叫作千古之作,這叫作永垂不朽。沒有任何的政治勢力,沒有任何的經濟勢力,可以使那些東西永垂不朽,只有人性。人性不在杜甫那裏,不在孔子那裏,在我們自己這裏,這叫作經典。
  經典不只是有了性情的涵養,不只是對我們人性的光輝啟發,它又是最好的文學著作。所有文學家只不過學到經典的一個面向,他就足以成家了。唐宋八大家是不需要先讀的,因為他們是中等層次,他們從哪里學來這些文學技巧?從“經典之作”。所以,你想要有好的文學素養,直接讀經典可節省你很多時間。有人曾經說:讀經這樣一種教育就是教育的經濟學,因為它太經濟了,只要學一點點,它就有很大的收穫。
  
  從今天開始,我們每個老師,希望你記住一句話,我們所要教給學生的,一定是教他有用的東西。而且一定是高度有用的,這個高度有用的就是一輩子有用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你只要教五分鐘,就影響他一輩子,你只要教幾句話,就讓他一輩子受用。假如不是這種教材,你就不要教。為什麼?因為如剛才所說的,那些教材自己不學就會了。你教他做什麼?
  臺灣的語文教育失敗了,嚴重的失敗。我們費了那麼多的時間,來學國語、國文,但是語文程度,一年不如一年,為什麼專門去浪費孩子?我們舉幾個例子:我們的小學生懂什麼呢?小學生只懂得他身邊的生活。於是,我們要“寓教育於生活”,所以我們要教他身邊的那種語言。他懂得什麼呢?小貓小狗。所以我們教他“小貓叫、小狗跳”;“老師早、小朋友早”;“我的書包裏有書又有筆”;“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不回去”;“小華、小明、小英的故事”講了六年,這三個人在六年之內陰魂不散。學了這三個人的故事之後,一個人到了13歲升上初中了,他的心靈裏面除了認識兩千多個中國字以外,他的心靈當中用四個字可以形容:一無所有。完全浪費!
  現在我舉一個另外的例子:這不是我說的,這是唐德剛先生說的,他反省胡適之所謂白話文運動。胡適之先生是鼎鼎有名的人,他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邀請,在晚年的時候用英文講自己一生的經歷,叫作“自傳”。不是“口述自傳”,是英文,很有歷史價值。他叫他的學生唐德剛(現在美國紐約大學當教授),把它翻譯成中文。在翻譯的時候,唐德剛一面翻譯,一面就下注解,對於胡適之先生的功業有一些評 論。在討論到民國八年“五四運動”,民國九年“白話文運動”的時候,唐德剛先生這樣說,我來念給大家聽。這一場的白話文運動,尤其是以白話文作為中小學教育工具這一點,其建設性和破壞性究竟孰輕孰重?最好還是讓在這個運動影響最重的時期,受中小學教育的過來人來現身說法。因為民國九年的時候胡適之建議,國民政府把我們小學的國文教育完全改成國語,就是完全改成白話文。小孩子只學白話文就好了,不要再學那些詰屈聱牙的古文了,這叫白話文運動。唐德剛先生就是那時候,正好是小學生要入學的日子,於是他親身經歷到這種變化。他說:
  要由我自身的經歷來說,才能夠知道這種教育到底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是對國家有利,還是在殘害國家。依著本人,就是胡先生所稱許的,當年新學制所教的小學生之一,不幸我是個鄉下孩子,距離我家最近的國民小學叫做公立小學,公立小學一概都照政府的辦法教白話文。這個小學在十裏之外,我們上不了公立小學,只好在家裏由祖父開一個私塾來教我們幾個親戚的孩子。我祖父是革命党,他的頭腦是很新的,他有許多的改良,不是按照一般的私塾教育,但是在國文這一課,他卻規定我們要背誦古文,作文也要用文言文,不許用白話文。我在這個私塾之內,讀了七、八年之久。我的國文就從“床前明月光”一直背誦到“若稽古帝堯”。“若稽古帝堯”是《尚書》,號稱佶屈聱牙。把《尚書》都背完了,大概四書五經、諸子百家都背完了。最後,連《左傳選粹》和《史記精華錄》,也能整本的背。在我們這些同學當中,除了二、三個實在背不下去之外,大多數的孩子都不以為是辛苦。最後在家長的鼓勵之下,竟然也主動去讀《資治通鑒》和《昭明文選》這些大部頭書,那時候幾歲?11歲!在我們12歲那年上中學。家長送我們上中學,必須有一張小學文憑。所以只好把我們插班到公立小學去。我現在還清楚記得,在公立小學上的第一堂國語課,就是有關早上那個公雞的白話文詩。他的詩是這樣子的:“喔喔喔白月照黑屋,喔喔喔只聽富人笑,哪聞窮人哭,喔喔喔喔喔喔……”。那時表兄和我三個人,都已經會背誦全篇《項羽本紀》。
  《項羽本紀》,就是《史記》的一篇文章描寫項羽的一篇很有名的文章。我去數一數,總共九千二百個字,他們全都會背。
  但是上國語課的時候,我們還是要和其他六年級同學,一起大喔而特喔。在我們樓下就是小學一年級,他們國語課我聽得幾句:“叮噹叮,上午八點鐘,我們上學去,叮噹叮,下午三點鐘,我們放學回。”那時小學生們念國語,很有朗讀的習慣。所以早上早自習,晚上晚自習,只聽得全校的孩子,一邊“喔喔喔”,一邊“叮噹叮”好不熱鬧。
  各位,有教就有,沒有教就沒有。同樣上學,同樣教書,他同樣做功課,你教他什麼,他就是什麼。
  胡適之的例子,可以讓我們做一個警惕。胡適之4歲就開始讀古詩,6歲上私塾就開始背古文,到了9歲的時候讀了三年古文,他就能看古典小說。能夠看古典小說的人語文程度已經很高了。兩年之內他偷偷地看完三、四十本古典小說。一輩子作文基礎就奠定了。當時只有9歲!到11歲的時候,他的老師就正式教他讀古書。因為已經讀了四年古書了,以前讀書是背,現在是自己讀,已經有能力自己讀了。教師教給他的第一本書叫《資治通鑒》。11歲就讀完了。到13歲就把《左傳》讀完了。把《左傳》讀完了,大概這輩子必讀的中國書都讀過了。以後就是復習、綜合、創造。以前中國讀書人,都在13歲以前,把所有該讀的書就全都讀完了。一些重要的書都放在肚子裏面。假如沒有這樣子的教育,這一輩子不要想成為一個所謂的大人才!沒有了,大人才就跟這個人分家了。胡適之接受這種教育,他也沒有變成書呆子。以後,他記憶也很好,學英語學得也很快。所以19歲考公費留學,20歲出國去。到了27歲,在哥倫比亞大學拿哲學博士。他憑什麼拿博士?他寫了一篇文章叫《先秦名家研究》。懂得諸子百家已經很困難,懂得名家就更困難。沒有高度的文言文基礎,能夠研究先秦名家嗎?所以胡適之非常容易就寫出來了。因為13歲前就讀完了。而且他寫出來以後,美國教授看不懂。所以糊裏糊塗地,讓他通過畢業了。28歲回來,在北京當北大教授,他憑什麼當教授?13歲之前的功力。他後來寫了一本書叫做《中國哲學史》。他憑什麼寫《中國哲學史》?你能嗎?不到30歲全國聞名,憑什麼?13歲之前受的教育基礎!他去演講,引經據典,不要帶書的,從來不會錯誤。因為他至少會背一千首詩詞。至少!其他的書不用說了。在他成功之後,建議我們的教育部,不要再讓兒童讀古文。
  從此以後,中國人沒有胡適之,出不來了,出不來了!可憐的中國!
  胡適之——讀古書長大的!你不是要寫白話文,要把白話文寫得很好嗎?徐志摩、朱自清,白話文不是寫得很好嗎?——讀古書長大的!錢鐘書、沈從文——讀古書長大的!魯迅、老舍——讀古書長大的!林語堂、梁實秋——讀古書長大的!
  什麼叫白話文?不好好思考這點,萬世不得超生!他為什麼能?我們不能?我們孩子比他笨,全國的孩子比他笨嗎?思想的問題、教育思想的問題。一個孩子,你教他什麼,他就學什麼。一個孩子的基本學習能力,是吸收能力,是海綿式的吸收、整體的吸收。你教他什麼,都會放在肚子裏面。懂不懂?不懂。但是,不懂就沒有用嗎?你看看胡適之就好了,長大就有用。一個人是會長大的,學的這些不懂的東西,他用幾十年去懂,你怕什麼?但是,現在不學,一輩子就來不及了。
  什麼叫生涯規劃?這就叫作讀書教育的生涯規劃。你要知道,現在所學的,不是現在要懂,但是一輩子有用,而現在不懂的學習,是不是很痛苦?我們來檢討這件事情,假如學得很痛苦,不要學了,我們的孩子太痛苦了。假如不是呢?你怎麼說呢?以下介紹這樣的教育,我們不要再講理論了,我們就講實在的。你應當怎麼做?這種教育,在臺灣稱為“讀經教育”。這很簡單,就是去讀經典著作。教材就是經典,教法就是讀。在我們大陸,一般人對“經”這個字有忌諱。其實你不要忌諱。我說,“經”就是經常之道嘛,永垂不朽的著作嘛。現在也可以有呀!但是,如果沒有這種寫經典的人物出現,就沒有啊!所以不是古代的書才叫經典,不是這樣講的。我們完全是開放的心胸,只要你是夠格,你是夠高,夠深,夠遠,你可以感動千秋萬世,你就是經典。對不對?所以不拘是“經”,還是“史”,還是“子”,還是“集”。杜甫的,我們當作經來讀;李白的,我們把他當作經來讀。但是,《紅樓夢》就不大夠,對不對?但是它在小說裏是經典之作。不過他比起杜甫、李白還差一點。我們就這樣來選取經典之作。所以要選擇教材是很簡單的。我介紹大家選擇的方法,沒有固定的教材,一定要什麼,或不要什麼,硬規定什麼教材,我們又不是教育部,不規定。但是你自己可以選一選。與其教語文課本,不如教《三字經》。《三字經》讀會了,語文課本就會了,教語文課本是沒有用的。語文課本,那在幼稚園他們就會了。
  各位老師,你的孩子,你的學生,如果有以下情況,你要小心。什麼情況?就是我們剛開學的時候,發下語文課本,他當天就看完,而且看完三遍,他能夠跟他的母親講語文課本裏面的故事。我告訴各位:你這本課本就不要教了。怎麼辦?明天再發一本新的語文課本,要不然你在浪費孩子的光陰。我們下課的時候,聽小孩子在他的朋友之間講話。他所講的話這麼流利,所用的詞語這麼豐富,如果它比我們語文課本還要更高深,我們語文課本實在是浪費他的光陰。他如果是在家裏看電視,他看自己的課外讀物,如果那些知識更加豐富,詞語更加優美。我們卻還在教語文課本,我告訴各位,你在浪費孩子的光陰,你是有罪過的。我們應該知道,學了高度的表達,低度的表達自己就會,不要學。你可以節省很多時間,去教《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這些所謂的童蒙書。但是,要學《千字文》、《百家姓》、《千家詩》,就不如讀唐詩。唐詩讀好了,那些都不要學就會了。而且可以提升他的語文程度,但是與其教唐詩,不如教古文。古文會了,唐詩就會了,所以學唐詩,浪費時間。你若要學古文,不如學諸子百家。因為古文作家都是學諸子百家來的,學古文作家是浪費時間。古文作家你跟他平起平坐就好了,你來欣賞一下就好了,不要那麼努力去學了,因為他不值得你努力。你要學諸子百家不如學四書五經,四書五經學會了,諸子百家沒有不會的。四書五經裏邊,以四書為標準,四書又以《論語》為開頭,所以中國人要讀的第一本書就是《論語》。這本書不讀,枉廢你是中國人。第二本書是《老子》。第三本書,隨便選,經史子集隨便選。我們在臺灣,我介紹第一本書讀《論語》。第二本讀《老子》。第三本書讀唐詩。唐詩不是非常重要,但是給他好玩。所以附帶讀唐詩,千萬不要那麼認真教唐詩,那太小兒科了。好教材就這麼選。
你說,我怎麼教?假如今天我只講到這裏,吊味口,那簡直是空中樓閣。你說,我又不是專科出身,我又不是讀中文系,我以前也沒有很深的素養,我怎麼可以教呢?各位,今天來這裏,最主要的是學到教學法。這個教學法只要兩分鐘就可以學完。而且保證每個人都會,要不然我們何必在這裏坐兩個小時?為什麼這樣困難的書,這樣高明的書,而教法會那麼簡單呢?
我剛才不是講過了嗎?天地之間凡是合乎人性、順其自然的,本來就是很簡單的。我們教學法就是順應著兒童的心理,然後依照教育的本質,應該這樣教。所以我們這樣教,並不是說因為我們的老師都很差,所以我們這樣教。不是。而是本來就要這樣教,你的程度很好,也要這樣教。何況你程度不好。這種教育本來就如此,本來如是。
好,我現在講,我們怎麼樣去教學生呢?我們只要會講一句話,就可以當讀經的老師了。就可以指導他文化的進度,不管你是老師,還是家長。你可以把這句話教給你的同事,教給你的學生家長們。同樣講這句話就可以教讀經。而且一輩子都這樣教,效果深遠。兒童一輩子都記得你,都會感激你。這句話只有六個字,這六個字很簡單。請各位注意,就是“小朋友,跟我念”。我叫做讀經教學“六字真言”。大家都覺得,這個聽起來講的很愉快。這種愉快,有一種嘲笑的味道:“哼,這樣子還讓你講,我們老早就這樣教了。”但是我現在要分析一下,我們大部分的人,對這六個字並不瞭解。首先,你會怎樣說?“小朋友”,這三個字很簡單,不說“小朋友”,可以說聲“喂!”也可以,怎麼引起注意——引起注意才能學習——一個老師、一個家長,是很容易引起學生注意的。愈是注意力集中的學生,他學習愈好。我們要此漲彼伏的叫“小朋友!小朋友!”一個善於教導的老師,一定時常呼喚,叫做耳提面命。所以你要常叫“小朋友!”隔一段時間,他們已經不注意了,再叫“小朋友!”一定要掌握尺度。一個新的老師去到一個新的班級,他不知道哪一個人可以當班長。我告訴你很簡單的辦法,站上講臺忽然喊一聲:“小朋友!”那個抬頭最快的,眼睛最亮的孩子就可以當班長。老師講了:“小朋友!”他還在那裏東摸西摸,還在流口水的那種小朋友,不要讓他當班長。因為他一定學不好。對小朋友只是常提醒他,他是善於集中精神的。雖然,他集中精神的時間不能維持很久。但是他善於被引導。而我們大人就不一定了。像我在這裏講的口沫橫飛,我說:各位老師!還是這樣,為什麼呢?沒救了,你不再對新鮮的事物產生興趣了。兒童不是這樣,所以你一叫“小朋友!”他就轉過頭來。一定的,這叫合乎人情。

第二句話“跟我念”,更是正中下懷。因為兒童就是這樣學習的,就是跟著學的,兒童的天性很像猴子。每一種動物一生下來,都要跟他的父母親、他的長輩學習,越低等動物跟父母的時間越短,它的幼稚期越短。越高等的動物,因為它要學到非常豐 富的生活內容。所以它要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是幼稚期,都是跟著父母的。人類的幼稚期最長基本上是十三年,而人類不只是跟父母學習,人類還安排了很多辦法讓他跟老師學習。人類之所以能夠成為萬物之靈,是因為老天爺就給你十三年的幼稚期。如果老天只給你三年的幼稚期,一個3歲的孩子就說,我要飛走了。我告訴你,人類就滅亡了!千萬不要隨便引發兒童的聰明,聰明反被聰明誤。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我們要兒童13歲之前,完全在我們的老師、家長優良的帶領之下。你一定要選優良的東西,你不要帶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你如果帶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你不要教他,他越早離開,越早翅膀長硬,越最好。但是現在,我們有好的東西要給他,他必須用十三年的時間來學到這些五千年的文化,乃至於西方重要的文化,都要在這十三年, 灌輸在他肚子裏邊,肚子裏面要滿腹的經綸。
  要做這個事情就這麼簡單,就是“小朋友,跟我念”!他一定跟你念。如果一個小朋友居然不跟你念了,你這個老師已經失敗了,你的小朋友已經不再長進了。我們叫他跟我們念,並不是控制他,並不是不民主。不是的。不是我們不讓他活潑,不讓他自由。如果你帶你的孩子上街,要買霜淇淋,你要問他:“你要吃什麼口味?”因為他自己有自己的口味,這是他可以決定的。現在你要教育他,你不該問他:“你要不要讀經?”你是否有毛病呀!你等於放棄你老師的責任了。他哪里知道他要不要讀經?這是他不能知道的,是我要負責的。家長跟老師,要負起他一輩子責任,這叫做真的民主,這叫作真的多元文化。觀念不一樣,場合不同,就要有不同的觀點來面對,心靈不可太狹隘。
  好了,兩樁事情合起來,就是“小朋友,跟我念”。現在有老師說,我們天天都在“小朋友,跟我念”,所以這句話是不是沒有學問呢?雖然“小朋友,跟我念”這六個字沒有學問。但是說了這句話以後,你念什麼給他聽就有學問了。現在我們的老師,尤其臺灣的教師,他也是上講臺:“小朋友,跟我念”:“小老鼠上燈檯。”小朋友當然念“小老鼠,上燈檯。”念了六年,四個字可以形容——一無所有!他跟你念這個做什麼?他在3歲的時候,老早就念完了。他跟你念這個做什麼?我們要提升一個人心靈的程度啊!我們要加深他心靈的分量啊!還要學“小老鼠”做什麼!這是他在日常生活中,跟小朋友在一起,早就學完的事情。為什麼要放在課堂上教?“小華、小明、小英的故事”,他自己看課外書,就已經看得比我們多了,為什麼要到學校裏面教?你不是在浪費嗎?我們只教高度的,那些低度的自己就會。從今以後,不要再浪費時間。
  “小朋友,跟我念”。念什麼呢?你念“學而時習之”,他一定跟你念“學而時習之”,他不會給你念成“少小離家老大回”。不可能!所以請各位老師,今天回去就開始實驗。假如你實驗失敗,不要聽我的話。假如你實驗成功,你要好好的反省。回去就要告訴其他人,我們不要再浪費孩子了!你今天

回去,找到一個小孩子,就說:“小朋友,跟我念:‘道可道,非常道’”。他忽然念成“人之初,性本善”。這個孩子不能教,沒有前途!但是你要說:“小朋友,跟我念,‘道可道,非常道’”。不管這是什麼,只要他是你教的學生,保證跟你念“道可道,非常道”。他不會來問你,“道可道,非常道”是什麼?只要他這樣念,他就天天學,為了加強大家的印象起見,現在我們來實習。
教學要實習,實習了我們才能夠真正的往前走。現在每一個人來實習,現在不要浪費時間,我來做老師,你們大家做小朋友。不要跟我做祟,你當小朋友,學小朋友這樣坐。“小朋友,跟我念:‘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男生念一遍,女生念一遍,第一排念一遍,第二排念一遍、第三排念一遍、第五排念一遍、第六排念一遍,大家再一起念一遍。張三念一遍、李四念一遍,站起來念一遍,坐下來念一遍,會背的舉手。只要一分鐘到二分鐘,他就會背了。經過兩三天的復習,終身不忘!成為一輩子文化教養的基礎。我們全國的國民,只要大家“思無邪”,天下太平!你煩惱什麼呢?這種書,讀一章不夠,二章三章,五章十章,十章一百章,乃至於五百章一千章,請問:你還要教國語嗎?你還要教白話文嗎?
尤其是幼稚園的小孩子,乃至二、三歲的小孩子,你要教他認字,用這種方法最快。那些小孩子,什麼字也不認識,拼音也不認識。但是最好還要有書,他書拿顛倒了沒關係。因為我們人類認字,不是認他的意義。不是用意義來認字,乃是用圖案來認字。漢字具備了非常明顯的圖案的特徵。這種圖案的認識,可以增進他腦力的發展,這是日本人說的。日本的教授,用漢字來訓練兒童的聰明。漢字每一個方塊都有不同的變化。你看這有多少的變化。所以讓小朋友常看這類圖案,他就會認字。會背書以後,更會認字。你想像一個孩子,如果教他《論語》,教他一禮拜,他至少認二個字:“子曰”,至少認這兩個字。後來一個字一個字會認,所以不需要教認字,只要教他背書。
一個兒童的記憶力,是人生一輩子當中最好的時候,是黃金時代。從出生開始,就成長他的記憶力,這個時候如果訓練他的記憶力,可以成長五倍到十倍以上,乃至於有的人能夠過目不忘。現在我所看到的讀經的孩子,具備了過目不忘,讀二遍三遍,就把一個篇章背下來的人,越來越多。憑什麼?憑有訓練。13歲之後,就不能訓練了。我們在他有強大的記憶力,但還不能理解的時候,我們就自然地教他。只是記憶,不必瞭解。怎麼記憶?就是反復練習。反復幾遍呢?要看孩子的資質。但是我建議反復一百遍。聰明的孩子,反復到十遍他就會背了,反復到一百遍,終生不忘!一般的孩子,五十遍會背,反復至一百遍,終生不忘!資質比較差的孩子,反復到一百遍他會背。但是他還是會忘記,沒有關係。乃至於他一個字都不記得,也沒有關係。他至少是比一般的人程度還要高。我們最好的要求是,他會背誦。
  但是要求馬上背誦,是不大合理的。因為我們人,有個別差異。有些孩子很快就背完,有些孩子背得就比較慢。所以,我們就不要求背誦。只要求他反復的讀,最好讀一百遍。假如能夠讀五十遍,也不錯。你這樣教了以後,他的注意力漸漸能夠集中。他的記憶力漸漸地能夠提升。注意力集中,記憶力提升,他的語文程度漸漸地增長。語文程度一增長,理解力就跟著增長。
  剛才說,我們有另外一種讓數學、科學學得更快更好的方法。就是增長他的內在的學習能力。要增長內在學習能力,必須按照人類的自然發展規律。人類首先發展的是語文能力,然後才發展思考能力。不要在這麼小的時候,訓練他的思考,那是沒有用的,是違背天理的。現在你訓練他的語文,正是他記憶力強的大好時期。語文的訓練,又使記憶力提升,對他一輩子的學習都有莫大的好處。考上北大,北師大的人,不只是他理解力好,記憶力,他也是高人一等,要不然考不上這種大學。記憶力什麼時候培養?13歲之前。用什麼來培養?用語文來培養。不是叫他背數學公式,而是叫他背這些經典之作。語文能力好了,理解力就好了,閱讀能力也好了,他就喜歡讀書。到時候,老師只供他課外讀物看就好了。
  我們一學期只教一本語文課本是不夠的。教讀經的老師,你會漸漸發現,孩子的程度越來越比你好。你是不夠資格指導他的,我們不可以以為我們在指導孩子,我們不可以以為孩子都在我們腳下。我講給你聽,我們不可以只準備一桶水,然後舀一杯水給他。我們不可以這樣。我們自己只有一桶水,我們要指導給孩子一條河,老師是不夠資格的。那老師的作用在哪里?那麼是不是老師沒作用?不是的。老師的作用在指點他的迷津,給他指出一條道路。所以叫仙人指路。一個人迷路了,遇到一個人問路,這個人是神仙,他當然知道路在哪里。神仙用手一指,他就救了你的一命,不費吹灰之力。
  
有教就有,沒有教就沒有
  
  我們再講一些實際例子,來印證一下。首先我講的是我家裏的孩子,比較親切。大家剛才已看過電視了。我不是在宣揚,這裏也沒有什麼可宣揚的,就是親身的體驗,比較深刻。我有四個孩子——在大陸這是犯法的——女孩子比較聰明,男孩子比較不聰明。我大女兒比較聰明,我開始教這些功課的時候又太慢了——千萬不要太慢,越早越好——五、六年級才教她,她就有自己許多的想法了,太聰明了:“我們學校又不教,老師又不考試,我們同學也不讀,我幹嗎要讀啊?”沒辦法,她只學了一點點。但是學這一點點到了初中、高中就不得了了。她的作文,不必指導,下筆千言,就只學那麼幾句。我的第二個孩子是男孩,是比較笨。所謂比較笨,大家都知道,就是在學校裏一、二年級,二、三年級都是二、三十名,都是後邊的——老師以為他很自卑——到 6歲還不太講話,到了78歲還流口水的這種人。我第二個孩子是男孩子,我唯一的男孩子,所仰望者終生呀!這個男孩是這樣。開頭我不緊張,因為我知道,我懂心理學,所以我不緊張。到了他三年級的時候,他姐姐是五年級,差兩歲,我教他姐姐的時候也教他了。我怎麼教他呢?我就把一本書給他說:“孩子,你這麼大了,你應該讀讀這些書了”。拿去給他翻,他就翻開了,第一頁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把第一章五十幾個字都讀了,都沒有讀錯。我翻第二頁,第二頁上面就是第二章:“天下皆知……”又是六十幾個字,總共一百十幾個字統統沒有讀錯。小子讀《老子》,一個字也沒有讀錯。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有注音。為什麼沒有讀錯,太簡單了嘛。老師何必那麼浪費精神呢?就象我一樣就好了。我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但是等一下你就知道,我是一個最負責的父親。我就這樣教他好了。你會讀了嘛,現在你去讀。他們三年級下午沒有上課,他整個下午都可以讀,功課也做完了,我說:你去讀,把它多讀幾遍,讀不完別來找我。他讀了一個小時才來找我,還是不會,結結巴巴的。我說:不行,讀不好別來找我,晚上來背。所以,晚上他來找我,他已經很流利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於是我就說了一句,這輩子最重要的話。這句話,你要知道,我說這句話,我引為這輩子最重要的話。我說:“孩子呀,從今以後,每天背兩章!”老子八十一章,多少天背完?40天(剛才不是美國的學生在問我們的留學生:《老子》講些什麼嗎?)40天就全部會背了。我們的孩子有多少40天浪費掉了。40天背完,從來沒有指導過一次,只是說了那句話。背完了就算了嗎?不是,我知道人類會遺忘,咱們學生有遺忘率,越小越容易忘。所以趕快復習,一天復習十章。十章大概五、六百字,他以前都會背,現在連起來背,輕鬆自在。所以每天都背十章。八天復習一次,總共四十八天。還要再復習,復習第二次,二十章連起來背,大概一千個字連起來背。你要知道,一個孩子,能夠在頭腦裏存放一千個字,象長江大河滔滔不絕。他的整個生命力,就開拓出來了,一輩子聰明,就奠定了,一千個字就好了。現在我們教小朋友們背書,只說“春眠不絕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沒了!“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請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沒了。我告訴你:浪費生命啊!一天到晚連起來背,四天背完。總共五十二天。第三次復習,四十章連起來背。兩千五百字連起來背,兩天背完,五十四天。最後一天,從第一章背到八十一章。《老子》五千言,一口氣背完。從那一天開始,《老子》跟著他一輩子!
   讀完《老子》,我馬上後悔了,我弄錯了,要先讀《論語》。所以趕快開始讀《論語》,《論語》不是八十一章,《論語》四百九十八章,號稱五百章。每天背二章,要二百五十天,只是讀了不過半年,他就整個變了。連氣質都變了,裏面變、氣質變,他的頭腦變。老師都非常驚訝,說:這個孩子怎麼現在聰明起來了?五、六年級名列前茅,初中全班第一名。初二,老師叫他去跳考高中,他到高中,全校第一名。高中本來讀兩年,要去考大學。我們教育部,不准他考大學。所以第三年就浪費掉了,考上台大以後,讀了三年,考上大學研究所。臺北兩家最有名的研究所,政治大學研究所,他考第一名;臺灣大學研究所,他又考第一名。考兩個第一名,大家說:你的孩子是天才!我說:最笨的。大家問:你的孩子怎麼這麼會讀書?你從哪里學到讀書的方法?孩子說:“沒有,我是很笨的。我唯一知道我為什麼會聰明起來的,就是三年級的時候,我讀過《老子》會背《老子》。”
大家都會去想,我要去背《老子》。已經來不及了。這是第一個故事。下麵的人說:我這個孩子,將來成就比我高十倍。憑什麼?你知道嗎?憑我那一句話:“孩子,從今以後你每天背兩章”。他就可以高我十倍。教育是不費吹灰之力的,我有什麼力量?沒有!我要有一句給他講《老子》,天打雷劈!但是他不瞭解《老子》嗎?從初中時開始,這個智慧漸漸產生。高中的時候,能夠引用。到大學的時候,他就能夠用《老子》的思想,去比對世界上的哲學家。憑什麼?憑三年級時候,9歲的時候,五十五天的教育!有沒有讓他在家,專門讀《老子》?沒有!五十五天的課餘時間,就這麼簡單。

有教就有,沒有教就沒有!這個時期沒有,一輩子都沒有!這才是我們最大的痛心所在。
我為什麼要講得這麼口沫橫飛?為什麼要講得這麼激昂慷慨?我們要救你的孩子,我們要救我們的國家!我這個孩子是不是了不起呢?不是。我這個孩子都說:“現在讀經的孩子,他比我強一百倍。”為什麼?因為現在有人在推廣讀經嘛。以前沒有的時候,由我來教。現在推廣了五、六年,現在全臺灣有一百萬的孩子。一萬人如果有一個人認真就好了嘛。其實哪里是一萬個人才有一個人呢?十個人裏面就有一個人很認真的。他們只要讀二、三年,到四、五年就不得了。
我再舉一個例子,讓大家更加的捶胸頓足,回家好好反省,好好把握。有一個在八年前我剛推廣的時候,就來聽我演講。這個人是學西洋、學牙醫的。一輩子都唯讀西洋的東西,但他聽了之後,他自己覺得:小孩子要讀,我也要讀。我要有一套大人讀書的方法。大人也可以讀經,憑什麼?大人讀經,把你的心理年齡降低跟兒童一樣。就是當你要讀這些書的時候,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你就這樣念,千萬不要想瞭解,你要想瞭解,你心煩氣燥,你就讀不下去了。你一遍一遍的讀,再一遍一遍的讀。他從那時就開始讀《論語》,後來他結婚了,他叫他太太也來聽我演講。他們兩夫妻,每天早晨起來,先做功課:讀半個小時《論語》,你一句我一句,感情好得很。然後他的太太懷孕了,照常這樣讀。這個胎兒就在肚子裏面聽十個月的《論語》。出生以後,相貌不凡,而且非常好帶,幾乎不費父母任何的煩惱。晚上從來不會哭,不是笨到不會哭,而是聰明得不需要哭。十個月的《論語》教育嘛。出生以後,父母親照樣讀《論語》,這個嬰兒就在旁邊聽。我剛才講過,醒著可以,睡著也沒關係,反正照聽《論語》。等到這個孩子,一周歲會講話的時候,他就會背《論語》了。1歲半就認識很多字,2歲就開始讀書,讀自己的書,讀那些幼稚園的書。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我反正這樣講,我講過這話以後,我什麼時候與你見面呢?你什麼時候告訴我呢?那個人也是一樣。我什麼也都不知道,等到經過七年多,這小孩子5歲半了。他又見到我,他說:“我的小孩子使我很煩惱,因為他太喜歡讀書了。”他現在讀什麼呢?讀世界名著。5歲半,字太小,父親不讓他讀。他就偷偷地讀書,所以這個孩子讀書的時候很緊張,聽到父親的腳步聲,就把書藏在床下,說:“我在玩。”他爸爸說:“玩好,你趕快玩。”。各位,如果天下的家庭,都是如此,我告訴你呀,天下太平了。
現在我們臺灣的教育部長,曾志朗先生。他在煩惱我們的國民不喜歡讀書,煩惱我們的孩子不讀書,煩惱我們的青少年只喜歡玩。他知道閱讀習慣要從小學開始,所以他拼命在提倡兒童閱讀教育。我就告訴大家,看誰能夠去傳話:“你不要再提倡了,你用我的方法,你連禁止都禁止不了。”老師教讀經的時候,小朋友的語文能力一提升,接著他們就看書,越看越喜歡看,理解能力越來越高。他的知識量,超過老師。他總是喜歡看,下課老師看到全班怎麼都不動?因為他們在看書,下課都在看書,老師很生氣,就說:“我數到三,不出去的我就處罰。一、二、三!”大家往外面跑,拿書去外面讀。這種孩子還要教他嗎?老師鼓勵他,多讀課外書。不費吹灰之力,人才從此培養成功。不是在寫生字,跟我寫,一筆、一劃、一鉤。你給我造詞,你給我造句,你給我作文,教造句跟作文是最笨的老師。造句不用教,作文不用教。只要他看過一千本書,他就作文給你看。假如他沒有看過一千本書,你教作文是白費力氣的。要把握教育的重點,不要再浪費老師的青春了。教讀經老師進步最多,你以前沒有讀過《論語》,趁機會讀《論語》。以前你沒有讀過《唐詩》,趁機會背《唐詩》。

現在我們老師,一天到晚只教兒童的東西,老師大學畢業的時候,本來很有學問,教了三年,跟兒童水準差不多。可憐的老師!你為什麼不陪他長大?你教他讀《論語》,你也讀了《論語》,他會背一本,你會半本。因為你的記憶力差,這種孩子一輩子感激老師,一輩子啊!他越長大,越感激老師。“這些東西哪里讀來的?”“我小學老師某某老師教的。”各位,這叫作千秋萬世之業呀。你教他國語做什麼?他自己讀《論語》就好了,然後你教他看書,越看越多。現在我們臺灣,有讀經的孩子,讓家長煩惱的是不知道到哪里找書給他讀。小學還沒有畢業呀,你知道嗎?為什麼不做這種教育,你還講你那些:“我來讀書給你聽。這叫什麼文法,段落大意”。你分析做什麼?他都比你厲害了,你教他作文做什麼 ?有學問就會作文,沒有學問,教他什麼?看,聽,感想,起承轉合,沒有意義的!不要做沒有意義的事了,各位老師。
   英文也很重要,我們讀英文怎麼讀,你知道嗎?從第一天讀英文開始,就讀美國大學所讀的書。怎麼讀?幼稚園怎麼讀大學的書?莎士比亞怎麼讀?我告訴各位,不要老師,只用六個字的教學法,只要你知道這六個字,你就可以做最好的英文老師。每個人都會,這六個字就是:“小朋友,跟它(答錄機)念”。聽一遍,鴨子聽雷公,不懂。二遍,不懂;三遍,不懂;十遍有印象,二十遍跟著念,三十遍、五十遍很熟,一百遍會背。讓他這一課念這一段,這五句好了,讓他念兩百遍,就忘不了,終身受用。只要這種句子,背上一千句。你就不要煩惱,孩子懂英文了。然後我們還要念英文的經典之作。幾千年來,用英文寫的最好的,最有思想內容的著作。像林肯的演說,美國獨立宣言,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像這些東西只要十篇、二十篇放在肚子裏面。我告訴各位,將來最瞭解西方文化的人,是中國人。我們既瞭解自己祖先的文化,我們又可以深入到西方文化中去。你假如只是讀那些非常簡單的,所謂的兒童英語。你這一輩子就浪費掉了。你將來遇到外國人,只會跟他談天氣,你跟他做生意的時候,只會講怎麼要錢那,你不會說一句很偉大的話,你不會這樣講,讀經的孩子才會這樣講。講什麼?你要跟他談耶穌,他就會跟你做生意了嘛。你要深入西方有深度的,有意義的文化,你要跟他們講有道理的東西,你才能做大生意。民族文化的融合,要有高度的心靈來融合。高度的心靈,是開放的,是對所有的文化傳統都能夠吸收的。
  一定要在13歲之前打定基礎。打基礎的方法就是,不管懂不懂,先把重要的東西放到肚子裏面。不重要的東西,不要教他,他自己會!相信呢,就做。不相信,十年以後,你再後悔。來不及了!來不及了!我今天就講到這裏。我這一趟在北京大概有三、四個地方要講,為什麼要這樣?不為任何目的,知識份子的良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