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华茗书阁网站 >> 古代诗词 >> 元好问词全集 >> 元好问词《迈陂塘(摸鱼儿)·问莲根》赏析

◇ 金·元好问词 ◇

《迈陂塘(摸鱼儿)·问莲根》赏析


文章来源于网络·菁华茗书阁网站整理编校

  
  
  

 

迈陂塘〔摸鱼儿〕·【金】元好问

  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儿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为踪迹之,无见也。其后踏
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仍可验,其事乃白。是岁,此陂荷花开,无不并蒂者。沁水梁国
用,时为录事判官,为李用章内翰言如此。此曲以乐府“双蕖怨”命篇。“咀五色之灵
芝,香生九窍,咽三清之瑞露,春动七情。”韩偓《香奁集》中自叙语。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天已许,甚
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人间俯仰今古。 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 相思
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注释】

  1 莲根:即莲藕。莲根与“连根”,莲藕与“怜偶”谐音,喻男女爱情。
  2 脉脉:含情欲吐的样子。
  3 谢客:即谢灵运。小字“客儿”故世称谢客。
  4 湘妃:尧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与舜为妻。舜南巡死于苍梧山,二女追寻不见投水而死,化为水神,称湘夫人也称湘妃。
  5 香奁梦:指闺房之乐。
  6 俯仰今古:转眼间成为古人。
  7 相思树:用典《搜神记》开载,战国时宋康王的舍人韩凭娶妻何氏,貌美,为康王所夺,韩凭自杀,何氏也坠楼而死,遗书求二人合葬,康王大怒不许,将何氏葬韩凭墓的对面,不久两坟长出大树,树根相连树叶相并错上栖鸳鸯,交颈悲鸣,此树称“相思树”。
  8 西风:喻指阻挠民家儿女结合的势力。
  9 少:稍。


  【作品赏析】

  全词写爱情悲剧,直言其人其事。

  上片写莲花并蒂的奇观,由此揭开故事的源头。“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三句,起首一个“问”字,便唤起人们的密切关注和深切同情。“丝”谐“思”,意为这对为情而殉身的青年男女,沉于荷塘,仍丝丝相连,爱情之思不灭。“莲根”、“莲心”借指人心,相爱不能相依,却只能同死的凄苦心情。其情其苦,其冤其恨,令人可想而知。这样的起句,表现作者闻听此事后,按捺不住内心的情感,情绪激动,含有强烈的拷问责难之意:为什么恩爱的青年男女会被迫双双殉情而死?为什么竟发生如此令人凄情伤感之事?作者所感之深,所触之大,由此一语可见。接下来“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等两句,用池塘中满塘开发的并蒂莲花,来形容这对痴情男女生死不渝的真衷爱情——池塘中并蒂开放的莲花彼此脉脉含情而又娇羞妩媚地凝视着对方,原来他们只是那对为情殉身的小儿女的化身!此情此心,苍天都予以怜见!虽然他们在生不能相依相偎,死后却能化作并蒂的莲花不弃不离!“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两句,更表现出多情的作者愤怒的拷问:他们深挚的爱情感动的连苍天都已经俯允了,并让他们化作并蒂莲花,生死相依,又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在人间执手相依、白头偕老?作者这一问,传达出来的感情更为强烈,矛头直指禁锢男女爱情自由的封建礼教,表现作者追求自由的人生观和婚姻自主的爱情观。“夕阳无语”。面对词人义正言辞的责问,没有人能回答,只见夕阳也在沉思,为苦命的鸯鸯哀悼。作者用拟人的抒情手法,把渐渐西沉的夕阳所烘托出来的无语凄情场景,当成一个作者向死者寄托哀思的画面。面对此情此景,就算是南北朝时期最伟大的诗人谢灵运在日暮晨昏中所经历的伤感,或者远古时代的舜的二位贤慧而因思念丈夫的女子娥皇、女英投江殉夫所触发的悲情,都远远不及这对小儿女的一死殉情,给人们带来的令人肝肠寸断般的哀伤和痛惜之情。

  “谢客”指南北朝时期的著名诗人谢灵运,因为谢灵运出生不久就被寄养在钱江一著名道士家中,直到十五岁其父亲过世后才回家继承父亲康乐公爵位,时人因此称其为客儿,又称为谢客或者谢康乐。高门贵族出身的谢灵运善写伤感哀艳之词,诗文更是善造伤感凄清之境。史料记载,谢灵运中年隐居时曾经在祖父谢玄的风景优美的江南封地始宁县,造起了一个周长数十里的大型庄园,里面有很大的湖泊、众多的池塘、果园以及无数的亭台楼榭。谢灵运在其所作的《山居赋》中说:

  若乃南北两居,水通陆阻。观风瞻云,方知厥所。南山则夹渠二田,周岭三苑。九泉别涧,五谷异巘。群峰参差出其间,连岫复陆成其坂。众流溉灌以环近,诸堤拥抑以接远。远堤兼陌,近流开湍。凌阜泛波,水往步还。还回往匝,枉渚员峦。呈美表趣,胡可胜单。眇遁逸于人群,长寄心于云霓。北山二园,南山三苑。百果备列,乍近乍远。罗行布株,迎早候晚。

  每当夕阳西下之际,在若有若无的虚无缥缈的山岚烟黛中,富贵奢华却又屡屡被朝中权贵排挤而怀才不遇的谢灵运,常常命随从夫役数十乃至数百人一起登山临水,赋诗游宴,以抒遣自己内心的感伤和寂寞。

  “湘妃”,传说中尧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为妻子后不久,舜便南巡,最后因病死于途中。另有一说,据《竹书纪年》记载,帝尧晚年失德,被继任帝位的帝舜幽禁,那么,尧的女儿作为舜的妃子,也许是因为舜被遗弃或者被幽禁于楚南荒芜之处了,二女因为绝望,遂投湘水而死,因为她们的伤心哭泣的泪水洒在江南的一种小竹子上,那些竹子便变得斑斑驳驳,因此人们便称这种沾染了二妃泪水的竹子为湘妃竹,舜的这二位妃子也被后世称为湘妃。作者以这两个令人伤感的典故,引古喻今,抑古扬今,更加衬托出作者对这样事的悲伤。“未是断肠处”——谢客的伤感寂寞不会令人肝肠寸断,湘妃投江的传说也不会令人潸然泪下,那么答案就在不言中了。

  词的下片,更是大赞这对青年男女的爱情精神。“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两句引用《小序》中韩偓《香奁集》自序语。我们知道,唐末词人韩偓是一位多情而又多才的词人,韩偓因《香奁集》得名,集中多抒写男女之情、风格绮丽纤巧之作,如《绕廊》、《天凉》诸作,抒写爱情受阻隔时的怅恨、追录、忆念、想望等心理活动,情深语挚,委婉动人。而韩偓《香奁集》中既有爽丽率真的少年艳体,亦有含意微讽的入仕宫词,更有幽眇低回、托香草美人以寄故国故君之思者。词人援用香奁梦一语,意指这对殉情而死的小儿女因为相恋而不得相守的惆怅怨恨,就像一场春梦般地化为烟云了。紧接着,诗人用灵芝、瑞露这样的仙物来映衬他们爱情的纯洁神圣。“人间俯仰今古”,是作者在抒发自己的叹惋之情:可惜这样的坚贞圣洁的爱情,却在人们俯仰之间,便将成为陈年的旧事。但接下来词人的“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却盛情称赞这对殉情而死的小儿女爱情的坚贞,哪怕沧海桑田,任凭海枯石烂,他们对人世的绝望、怨恨和对美好爱情生活的向往,就连黄土掩身,也终究难灭其迹。“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等三句,有两重含义。一层是指这对恩爱的小儿女本来指望白头偕老,却不料被专制的家长生生拆开,因此他们只有双双赴水殉情。而另一层意思,则是作者借此表达自己的失意心情。我们知道,年轻的元好问虽然才华出众,但却科场不利,直到三十二岁那年才中举成为进士,这年诗人春上离家赴京赶考,在莲花盛开的初秋返回时却是失意而归。仿佛诗人要借辞格悲情的故事来传达自己年华渐逝却无端被误的沮丧之情。下面的句子“兰舟少住”等四句,则完全是词人所抒发的感叹。多情的作者此时心绪难宁,在归乡的途中听说这个故事后,在经过那泮莲塘时,便令舟子将轻舟少驻,以便自己来凭吊这对青年男女用生命结成的并蒂莲花。作者深知,风雨流年,时不我待;秋去春来,花开花谢,若不及时凭吊抒怀,恐怕他日载酒重来时,此地此景,将会是荷叶凋残,红衣半落,那些现在正盛开的并蒂莲花,也就会“狼藉卧风雨”了。作者在这里表达出来的感情之深,珍爱之切,掬之可出。结尾一句,以词人的料想推断,更烘托出人世的艰难、爱情的无望和生命的无常,顿使全词更添一份浓浓的悲剧色彩。

  此词最突出的就是以情见长,情之真,意之切,纯情流露。全词句句写景,又句句抒情,字里行间充满对青年男女爱情不幸的同情,充满对不幸命运的鞭挞和邪恶势力的愤懑,使词充满各种复杂的人生感情。此词运用的手法富杂多变,或议论,或抒情,或写景,或叙事,相互交杂,而却皆有归所,更增添作者所抒发的爱情故事的悲剧色彩。

  这首词使用了一连串的甜美和凄凉彼此对立的情绪意象和空阔疏放的空间意象。池塘中开放着的并蒂莲,水边上翩翩起舞的鸳鸯鸟,江河中伤感而必须远行的兰舟上诗人,还有那已经长眠的殉情而死的小儿女,西下的夕阳,萧瑟的西风,以及诗人想象中将会零落凋残的荷花荷叶,这些都引发人们无限的联想和感伤。

  这首词同时也采用了形象的拟人手法。莲根、并蒂开放的双花是那对因情殉身的小女儿的现实景物中的化身。词中还有一些谐音双关的语句,比方,“有丝多少”中的“丝”谐“思”,意即到底有多少相思相恋需要彼此倾诉。“莲心”谐音“莲心”,意即这对殉情的小儿女是彼此心心相应,象征着他们的爱情的坚贞圣洁和生死不渝。


返回元好问词全集
 


  

  

  

菁华茗书阁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瑾瑜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