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岛拼音之争

2019年10月3日12:47:43 评论 19

台湾岛内长达数月并数度引起轩然大波的中文译音之争日前终告结束。10月30日,台湾当局“教育部”正式宣布采纳“汉语拼音”方案,从而终结了主张采用国际通行的“汉语拼音”与台湾自创的“通用拼音”系统的两班人马间的争吵与对抗。

争议的起因

采用何种拼音系统的争议在台湾由来已久。长期以来,台湾省内的地名、街名、人名等没有一个统一的译音方案,很多地方一直混杂使用罗马拼音、威妥玛式拼音、邮政拼音以及近年出现的通用拼音等,使得道路名称的译音混乱不堪,甚至同一条道路在不同路段也出现不同拼法。而近年各县市在统一译名时也各行其是,如高雄采用通用拼音,台北则采用汉语拼音。这种现象不仅令到台湾观光访问的外籍人士感到十分困惑,岛内民众也抱怨不断。

今年6月,台北市的有关部门向台湾“教育部”提出说帖,建议采用汉语拼音法规范街名的翻译,原因在于汉语拼音是世界通行的中文译音方式,台湾也应循此惯例。但10月7日,台湾“教育部”的一个名为“国语推行委员会”的机构决议采用通用拼音法,弃用祖国大陆的汉语拼音,此举立刻招致正在推广使用汉语拼音系统的台北市强烈反弹,指“新政府”推翻原有共识,是出于政治考虑,无视与世界接轨的需要。一位语音专家也当即指出,“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硬干,把老百姓唬得一愣一愣的……将来台湾的学生真的可怜了!”

那么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究竟有何不同之处呢?

“汉语拼音方案诞生于1958年,四十年来为我们民族造福,为汉语、为学习和使用汉语的人们服务,建立了不朽的功绩。由于它能科学地准确地记录汉语标准语,使汉字的注音方式实现了国际化,因而获得了广泛的国际承认,已经阔步走向世界。1977年9月7日联合国第三届地名标准化会议(雅典)认为汉语拼音方案在语言学上是完善的,推荐用这个方案作为中国地名罗马字母拼法的国际标准。1979年6月15日联合国秘书处发出通知,以‘汉语拼音’的拼法作为在各种拉丁字母文字中转写中国人名和地名的国际标准。1982年8月1日国际标准化组织发布国际标准ISO7098《文献工作——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规定拼写汉语以汉语拼音为国际标准。”(《汉语拼音:与汉字一起走向新世纪》,马庆株,《中华读书报》1998年7月22日)

这说明应用多年的汉语拼音已经成为国际上通行的标准汉字译音系统,而通用拼音则是近年来台湾学者在汉语拼音的基础上稍做修改而制定的,使用者甚少。说起来的话,通用拼音与汉语拼音之间,只有三个音的不同,通用拼音法将汉语拼音中常令外国人难以发音的“q、x、zh”,改为了“ci、si、jh”。

早有学者指出,尽管两种拼音系统的相异之处只有10%的不同,但却将因此衍生出大量词汇拼音的差异。台北市的忠孝东路,按汉语拼音应拼写为zhongxiaodonglu,通用拼音的拼法则为jhongsiaodonglu。而像姓朱、姓张、姓许、姓徐等的人,在汉语拼音中,这些姓的拼音应分别是zhu、zhang、xu,但在通用拼音则为jhu、jhang、siu,这一来,类似这些姓氏的民众若在祖国大陆也有亲友,单从护照上的中文译音字母来看,就会发生“姓氏拼音不同”的情形。

台湾“教育部”曾委托美国伊利诺大学的词汇专家专门做了一个研究,发现通用拼音和汉语拼音原版两者相差幅度,达到20%,其中,牵涉国际资料库的词汇,两者的差异,更使高达25%的资料不能够采用。而长庚大学李仁园教授利用词库所做的统计则发现,随着语言层次的升高,从音素、到音节再到词,差异就从10%,扩大到音节层次上19%的差异,而十万个词汇中拼法不同的竟然高达48%,由下往上,差异呈几何级数的扩张,最终造成将近一半的汉语词汇拼法不同。身为语言学家的台湾“教育部长”曾志朗也曾以DNA层次的1%差异,就造成了人和黑猩猩的不一样为例,说明此种现象。

显然,采用通用拼音还是汉语拼音,并不仅仅是个街名地名如何翻译以方便外国人的问题,更关系到台湾的初级汉语教育,乃至资料的共享和文化的交流。

岛内拼音大争论

到底是采用已成国际标准的汉语拼音,还是自搞一套的通用拼音?自10月7日台湾“教育部”采纳通用拼音的决议一出,岛内的争论便愈演愈烈,大量的教育专家、语言学者、作家和政客等被“卷入”其中。但是,我们注意到,在这场大论战中,绝大多数的学者和专家都支持采用汉语拼音,而少数通用拼音的拥护者显然更多地不是从专业角度出发,其中更有不少人是有着危险政治倾向的政客。

上月底,台湾岛内的《中时电子报》以《支持汉语拼音座谈会一面倒》为题,报道了台北“市政府”主持的一次座谈会,针对中文译音系统对交通服务设施的冲击问题,与会学者和观光业者“几乎一面倒支持汉语拼音”。

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东语系中文组负责人朱宝雍教授,也于日前强烈批判台湾的汉语拼音作法与政策,她说,全世界的汉语拼音都统一采用汉语拼音,唯独台湾“随心所欲”,“搅和”到最后只会使外国人感到“困惑”,而令台湾的学生在国外遭遇更多的困难。她说,从柏克莱、斯坦福到哈佛大学,全美国教授中文都采用汉语拼音,而台湾不但没有跟随世界朝流,更“逆向操作”,已使有意学中文或中国文化的外国学生视台湾为畏途。

著名作家龙应台也说:“如此一来,台湾将自外于世界文化,从政治封锁到文化封锁,台湾要用什么面对下一世纪?诺贝尔文学奖恐怕将永远与台湾绝缘。”

其实,回归中文译音政策的本质,这套译音系统本来就是国人与外国人沟通用的,能否达成沟通效果最重要,无论在路标地名上挂哪一种拼音法,在护照上用哪一种方式来译名,因为都是以“英文”呈现,看在国人眼中都是外来的东西,何来本土化、自主性、认同感的问题?只有政治上的“有心人”才会以此大作文章。

在这场争论中,作为语言学者的台湾“教育部长”曾志朗也是汉语拼音的支持者,他说,如果通用拼音不能说服大家,又无法与国际接轨,何不采用能马上进入美国国会图书馆系统的汉语拼音呢?包括美国国会图书馆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已采用汉语拼音系统。国、内外论文报告等资料的转换及搜寻,如果不采用国际普遍使用的拼音系统,将会发生许多困难。

曾志朗担心的是,台湾各学术机构辛辛苦苦建立的资料库,竟不能流畅于国际间,这将会是采用通用拼音的代价。他认为中文译音版本已经不是单纯的语言专业问题了,台湾的民众如果要采用通用拼音,日后势必面临得再学习另一套汉语拼音原版的窘境,尤其,如果台湾的资料库与国际资料库不相符时,台湾将有多少资料库会被换掉?

在这前提下,曾志朗才主张考量“国际接轨”、“资讯交流”等观点,而这也是他主张采用汉语拼音的主要依据。

台湾“行政院”在去年7月26日曾召开教育改革会议,当时便通过以汉语拼音作为台湾中文音译系统。主持当时会议的前“副行政院长”刘兆玄认为,通用拼音一点也不通用。他说:为了与祖国大陆不一样,“就自订一套音译系统。我认为,我们不能局限在这样的小范围内争这样的小事情。只要脱离意识形态,一切都会变得海阔天空。”

海外媒体指出,综观一个月来各家各派中文译音学者的论战,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之争说穿了,就是台湾政坛上的某些势力将其当做了国际化与本土化、统一与所谓“台独”争议的另一个战场。选择通用拼音的“教育部”国语会一开始便将通用拼音冠上“本土化”、“自主性”、“认同感”的大帽子,以争取具台湾意识、乡土文化人士的支持,让民众误信台湾必须要有一套自己的译音系统,才表示没有被祖国大陆“统一”。

海外人士普遍支持汉语拼音

台湾的中文译音之争,引起了海外华人和汉语教育者的广泛关注。10月22日出版的中文《亚洲周刊》以《中文拼音大争论》做为封面专题,集中发表多篇文章,不仅回顾了汉语拼音诞生的过程,更指出“汉语拼音是国际规范”,呼吁“中文拼音勿陷入统独之争”。该刊同时发表文章,介绍汉语拼音在海外中文教学中的重要作用。文章说,马来西亚及新加坡的华文学校长期使用汉语拼音,成效良好,汉语拼音使非华裔更容易学习华文华语。

马来西亚的一位叫杨欣儒的中文讲师也不认同台湾的作法,他认为这是开倒车的举动,“这是汉字语言统一的讽刺,因为联合国早在八十年代已接受汉语拼音为标准汉字拼音。”新加坡的一名文化工作者则认为,高度国际化的台湾,为了政治诉求,竟然“挖了一个又一个井,跳下去观天”,令人费解。

在美国,几乎没有一家中文学校是不使用汉语拼音的。佛蒙特州明德大学中文学校校长齐德立表示,汉语拼音已经被证明是使用了很好的系统,“台湾没有必要推广另一种拼音系统,这也不可能改变美国与欧洲国家接受汉语拼音的大趋势。”

在美国教授了35年中文的朱宝雍教授说,过去汉语拼音五花八门,耶鲁、罗马、威妥玛等拼音法都曾被使用过,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好不容易统一采用汉语拼音,唯独台湾一意孤行。她看到台湾的路标就感到“愤怒”,完全是随心所欲,姓名拼音也是零乱不堪,甚至同一家人的姓氏都有不同的拼法。她表示,语言拼音是个学习工具,不应有政治考量,如台湾再搅和下去,受到直接伤害的是学生及有意了解中国文化的外国人士,使他们的学习过程遭遇更多的困惑与困难。

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克雷格·贝瑞特访问台湾时,正值岛内就中文译音系统的争执达到高峰,结果他也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他认为,所有的事务都必须相互连结、接轨,改变必须要有理由与常识,不能为改变而改变。把学习过程与外界连结,是很重要的事!

一位在台湾学习了20多年中文的美国人观察到,过去台湾社会因为采用通用拼音,付出了很大的社会成本,仅市区道路的路牌换来换去就花了不少的冤枉钱。他也认为,大费周章的采用通用拼音,倒楣的还是台湾人民,汉语拼音绝对是对台湾最有利的版本,长达数月的争吵终以台湾当局决定采用汉语拼音而告终很多人曾经担心少数人的一意孤行会给中华文化的传承,给中国与世界及两岸之间的文化交流带来伤害。本来能够轻易决定的事情,竟然费了这么大的周折,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完全是台湾岛内少数人逆流而动,无事生非的结果。

必须指出的是,两岸最终的完全的统一是大势所趋,绝不会因为台湾省采用什么别的拼音方案而有所改变。某些政客别有用心,妄图借助中文译音系统一事行文化分裂之图谋,不仅改变不了台湾是祖国版图一部分的事实,更会被后人视为可笑的荒谬之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