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周断代工程的新发现与新探索

2019年10月3日12:47:46 评论 13

现在许多人在谈“夏商周断代工程”。“工程”是“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计划项目,在九月中旬通过了科技部组织的验收,《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也已经于10月出版。这是本不厚的书,连同附录、后记在内,只有118页,约10万字,但确实是200余位专家学者五年来心血的结晶。

常有新闻媒体的朋友问我,“夏商周断代工程”作为科研项目有什么特点?我总是回答说,“工程”的特殊之处在于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多学科的结合,整个项目是按照系统工程的要求设计的。因此,“工程”的成果完全属于集体,《阶段成果报告》也绝非任何个人的学说和著作。

“夏商周断代工程”研究的是夏商周三代的年代学,这一目标决定必须有历史学、考古学、古文字学、天文历法、科技测年等等学科的通力合作。从夏初到西周末,时间跨度长达一千二三百年,需要研究的材料和问题非常复杂繁多,不少是从单一学科或个别时段难于解决的。大家很容易在《阶段成果报告》中看到,“工程”的实施过程充满了新的发现与新的研究探索。

夏商周是中国古代文明由兴起到繁盛的重要时期,早在汉代就有学者对其年代学进行研讨。可是,对这个历史时期的年代,用这样大规模的多学科结合方式来研究,则是空前的。“工程”有一系列标志性成果,在这里没有办法一一介绍,只想以西周列王年代的推定作为例子,供读者类推:

《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指出,项目在推定西周王年的工作里,建立了七个支点,即:

西周晚期

1.吴虎鼎与宣王十八年;

2.晋侯苏钟与厉王三十三年;

西周中期

3.古本《纪年》“天再旦”与懿王元年;

4.虎簋盖与穆王三十年;

5.鲜簋与穆王三十四年;

西周早期

6.静方鼎与古本《纪年》昭王元年;

7.《尚书·召诰》、《毕命》历日与成王、康王元年。

这些支点大多数是根据新发现与新工作而建立的。

青铜器吴虎鼎是1992年在陕西长安县申店出土的,到1997年除锈,才发现了铭文。晋侯苏钟1992年出土于山西曲沃北赵晋侯墓地,1996年全部发表。虎簋盖1996年发现于陕西丹凤山沟村。鲜簋和静方鼎虽系较早出土,但前者长期误传为盘,器形在1995年始有彩版,后者也是到1996年才收入图录,为人所知。

经过研究,吴虎鼎乃是周宣王时的标准器,没有疑议。把吴虎鼎的历日和其他一些青铜器铭文结合起来,证明《史记》西周晚期王年是准确的。

“工程”对晋侯苏钟作了仔细研究,并对出这套编钟的晋侯墓地8号墓的样品进行常规法与AMS(加速器质谱计)法14C年代测定。结合两者,证明《史记》所记周厉王年数也是对的。

古本《纪年》有周懿王元年“天再旦”的奇异天象,已有学者论证是日出时的日全食。“工程”利用1997年3月9日日全食机会,在新疆北部布网观测,验证了天明两次现象的实际性。同时重作计算,论定懿王元年即公元前899年。接着,与虎簋盖、鲜簋的研究配合,推出穆王在位年,又与静方鼎研究联系,推出了昭王在位年。

以这些工作为基础,加上对《尚书》历日的研究,就把周初成王、康王的年代定下来了。至于武王伐纣、建立周朝的年代,则是通过多种途径推定的,在“工程”《阶段成果报告》里有详细叙述,这里不能多说。

“夏商周断代工程”就是这样,采用了一系列新发现,进行了大量新工作,从西周晚期一段段上插,先排出西周列王的年代,然后推算了商代后期列王的年代,估定了商代前期以及夏代的年代框架,达到了“工程”预期的目标。《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勾画了这一项目实施的过程,公布了“工程”的主要成果《夏商周年表》。现在我们正着手撰写《阶段成果报告》的繁本,还要把“工程”的所有报告、论文和资料陆续出版。我们最希望得到的,是大家的指教和批评。

《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著,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0年出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